当前位置:首页 > 音乐资讯 >

把《王者荣耀》做成综艺,难!

2020-05-22 19:25:32

  把《王者荣耀》做成综艺,难!

  俞杭英:每一步都难,每一步都全力以赴,始终相信水到渠成

  文|珞思(珞思影视研究组)

  初次耳闻《王者荣耀》要被改编成综艺节目,笔者的内心是诧异的。此前,几乎每一个将虚拟世界幻化成真人出镜的国产影视创作,都是车祸现场般惨不忍睹,现在居然还要将游戏改编出一档综艺?制作团队的胸口,一定刻了个“勇”字。

  好在,节目播出后,市场的反响给出了肯定的回答。首期节目单周播放量突破2.7亿,还带出了“嘴强王者”“最美妲己”等一堆热搜词,截止本周第二期播出,节目总播放量已破3亿,这几乎已经算是一个现象级节目的播放量。

  解出这道奥数题的,是人称“板娘”的俞杭英。作为国内顶尖的节目制作人,俞杭英曾在浙江卫视工作多年,一手打造过《奔跑吧兄弟》、《二十四小时》、《中国梦想秀》等多档具有业界引领意义的户外及棚内综艺。今年4月,俞杭英离开浙江卫视创立原子娱乐。《王者出击》,正是她的创业首秀。

  那些走出体制市场创业的同行们,多半都会挑安全系数较高的节目类型试水,俞杭英不一样,她选了一颗“烫手山芋”——高达2亿的中国玩家不会拿粉丝心态照单全收,而是一定会带着挑剔和审视去打量这次改编;数量更多的非玩家们同样不会看好,除了跑男和《全员加速中》,户外游戏真人秀还有可能创造其他类型吗?

  从接下项目到如约亮相的整整十个月里,不止一个人向俞杭英表达担忧,委婉表示该项目充满风险。他们说,俞杭英,如果你出来的第一个项目就做砸了,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。

  俞杭英却说,我留意游戏改编综艺这件事情真的是很久很久了,当机会摆在面前的时候,这个诱惑实在太大。她告诉笔者,“在全世界,将流行热门节目改编成游戏的情况还比较多,但从游戏领域反推到综艺开发几乎为零。实现的过程中,每一步都很难,但我确实从没想过放弃。”

  游戏场景高度还原,粉丝为制作打call

  《王者出击》于12月15日一经上线,表现惊人。首期开播30分钟播放破7000万,短短三天,就破了2亿。

  评价一档综艺在观众那儿到底火不火、好不好,笔者习惯去弹幕找答案。浩浩荡荡的弹幕大军里,好评远远多于差评,更多的粉丝热烈讨论节目细节、嘉宾战术,参与感和紧张感全程在线。

  有的点赞嘉宾到位,“鲁班好可爱”“最美的妲己”“史上最帅周瑜”……

  有的猛夸细节还原,“水晶和防御塔做得很逼真,资深玩家集体感谢……” “看这服装道具,节目组花了老血了”“你们看,地上居然有buff的影子!”“难以置信野区的小兵居然有这么多”“地图也太6了,天了噜”……

  有的忍不住为制作打call, “这是谁想出来的构想,厉害了”……

  在昨晚上线的第二期节目里,妲己的一个能让对方完全听自己话的“魅惑”技能被玩出脑洞大开的英雄们玩出了新花样。先是奚梦瑶控制王嘉尔去商店买东西用光了对方所有钱,而后陈赫更是靠着自己的“七十二变”复制技能复制了队友的“魅惑”。第一次可能也是唯一一次有男性使出“魅惑”技能,各种反转爆笑的情节也随之产生。网友纷纷惊呼:“还能这么玩?”“ 这才是妲己的真正玩法。”还有的则被节目组的设置折服“如果在游戏里也可以拿别人经济就好了。”

  数据显示,《王者荣耀》的2亿用户和腾讯视频户外真人秀受众呈高度重合的特征。这意味着《王者出击》首先得在游戏用户那里获得认可。当二次元世界映射到现实——一位重度王者荣耀玩家观众说,有时做梦会梦到自己在王者峡谷里cos各种英雄,《王者出击》有点让他梦想成真了。

  从近日行业舆论来看,《王者出击》尽管不是一档出生就完美的作品,但绝大多数人表达了由衷的敬意——制作团队吃透了游戏精髓,进行了最大程度的综艺“二次编码”,并且极尽走心给予还原。从游戏场景、人物造型到攻击特效、逼真道具,以及英雄们脱口而出“猥琐发育,别浪”……节目甚至找来原版游戏的配音,可谓处处有惊喜。

  “既然要做,那就一定要让观众看到我们的诚意”。在《王者出击》正式启动之前,俞杭英专门去拜访了国内多位二次元大神,其中一位COS界达人说了段让她很受触动的话,“COS界一定不能Low。在二次元世界,真爱是不容亵渎的。钱不是问题,真爱才是问题,一定要让别人感受到用心。”

  于是,《王者出击》找来《琅琊榜》的服装团队,一件服装要做上一个月,但从颜色到质地全都跟游戏一模一样。还专门请到《择天记》的舞美团队,动用电影的置景手段,首站敦煌那几条线路上的草垛子,是制作团队专门运了好几十车稻草专门营造的障碍;第二期的路障石头、炮台则是结合古北水镇的古城气质而打造的。下周播出的第三期选择的是《战狼》拍摄地,张家口一个荒废了的钢铁厂,虽然之前吴京导演曾在此地取景,但是时间比较久远,场地的主人又将这里恢复了原貌。节目组用吊车、叉车等大型工具,将钢铁厂的废弃设备乾坤大挪移,并用手绘和涂鸦设置水晶的背景。“氛围的营造,对这档节目来说非常重要”,俞杭英说。

  更大的挑战在于特效。虚拟世界可以上天入地,综艺场景如何酷炫十足?俞杭英介绍:“为了节目气质,王者峡谷放弃了绿抠,一定要进入实景,实景当中部分运用技术,希望打造出整体的科技感。节目中备受关注和好评的红蓝buff,引用了好莱坞的动作捕捉技术,这也是节目里的一大亮点,前期大量数据调查当中,很多玩家和艺人都很在意红蓝buff,所以我们决定一定要还原它。红蓝buff拍摄现场是穿着动捕衣服的真人和英雄真实对打,后期加上特效,一段小小的视频后期就要修一个月,综艺节目从没用过这个技术。CG的量也非常大,后期制作到现在为止已让机房崩溃了好多次。”

  当一个容纳十个英雄、六座防御塔的大漠幻城出现在眼前,很多观众不敢相信这是一位女性导演的作品,俞杭英笑,“不管是之前的跑男,还是现在的《王者出击》,我对自己作品的表达方式还是偏男性化的。我不喜欢特别细碎的东西,整个场地要全封闭的,还要有清晰的线路和阵地的感觉,气质上更燃一点、酷一些。”

  bug是团队提及最多的词,简直像打地鼠一样层出不穷

  也许有人认为,《王者出击》是一档站在《王者荣耀》这位巨人肩膀上的创作,但真正懂创作的深知,游戏赋予改编的“脚镣”一定比“光环”多。无数人告诉俞杭英,这条路走不通,连她来自韩国的资深制作人朋友都连连摇头,“这不可能!”

  如今《王者出击》清晰明了看似简单的呈现背后,是无数次的殚精竭虑。节目方案前后写了多少版?俞杭英回答:“太多了,每一步都是推翻重来。我们团队经常前一天开会脑洞大开好开心哦,第二天睡一觉再回到公司就全部蔫掉了,发现走不通。”

  团队说过最多的词就是bug,“需要解决的bug,像打不完的地鼠,层出不穷。但是再难我们也有一个共识,就是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。”

  从来不玩游戏的俞杭英有一段时间的工作内容就是“打农药”,“团队每个人都必须会玩,深入去了解这个游戏的魅力在哪儿,每个英雄的特点是什么,哪些元素是可以在节目中使用的。这个节目,要让玩游戏的看着像,不玩游戏的看得懂。”

  今年六月对外发布做《王者出击》之前,俞杭英已经深入了解了二次元的世界,原来此周瑜非彼周瑜,此妲己非彼妲己,玩家不是扮演角色而是选取角色作为一种能力。于是,《王者出击》另辟蹊径,把它包装成《王者荣耀》真人赛的气质, “一般的节目都是固定艺人和飞行嘉宾,我们纳入四个战队,每个队之间展开循环赛,六期里面累计积分最高的进行最后一期总决赛,一共七期。艺人来体验实景的同时,选取喜欢的英雄角色,来作为自己的技能。”

  线性的视频游戏是一种自我体验,过程自由散漫,复杂性不可预估,《王者出击》首先需要解决的是建立一套节目逻辑,导演可以实现控场。如观众所见,从手游变成综艺后,最大的改编就是将之分成了上下半场:白天赚钱买装备,晚上对战打水晶。一方面用“发育”和“打野”强化了互动性和综艺感,一方面对手游元素做了简化和浓缩,保留了扣人心弦的防御塔攻防赛制。

  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王者峡谷。《王者出击》邀请的明星,不乏大神级玩家,他们为俞杭英的节目模式提供优化意见,“他们会问我一连串的问题,你们有小兵吗?红蓝buff怎么体现?这些问题其实就是我们研发的关键点。比较有代表性的就是陈赫,他的综艺感是极好的,在圈里玩游戏也是很好的,我们第一次出完整的策划案,就去找他聊了,他觉得很有意思但是好像还不对,说你们把游戏里面的金币系统给去掉了?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系统。”

  在整个创作中,俞杭英都坚持认为——用户感受一定是重要的模式依据,而不单是综艺思维,可这二者结合必然叠加难度。“陈赫提出的这一方向太过复杂,但是后来又经过两三个月的研发,我们觉得只有加入金币系统,才能把所有的游戏元素串联成线。”在俞杭英看来,金币系统对节目起到了一个非常核心的作用,“这个系统研发出来的当天晚上,团队的一个年轻导演激动得掉下了眼泪。”

  尽管节目的网络播放和讨论热度俨然达到了现象级的水准,俞杭英依然说,“现在为止,我不敢说这就是一个爆款。我的性格就是这样,做节目,就是拼了老命地去做,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动摇以及怀疑,更不会去想结果怎么样。我相信我们每一步的努力观众都看得见,相信所有的结果都是水到渠成。

张家口生活网